吴秀波

吴秀波

吴秀波,中国内地男演员,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曾从事过歌手、电视剧监制、音乐编辑、商人等职业

明星

吴秀波个人档案

吴秀波,中国内地男演员,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曾从事过歌手、电视剧监制、音乐编辑、商人等职业,于2002年回归表演。因主演《黎明之前》《道可道》《相思树》《兄弟门》《嫁衣》《剑谍》《大爱无敌》等多部热播剧而被观众熟悉和喜爱。 
履历: 
1984年,考入中国铁路文工团话剧团 
1984至1987年,就读于中央戏剧学院中铁话剧团班 
1988年,参加全国戏剧小品大赛,获专业组创作奖,表演奖 
1988至1995年,工作于中国铁路文工团话剧团 
1995年:辞去话剧团工作 
1996年:创作并制作专辑《爱之战》 
1997年:签约京文音像公司 
1997至1999年:创建格调文化公司 
2000年:《爱之战》专辑上市 
广告:宁夏红果酒 
电视剧: 
《新英雄虎胆》饰郑昊天 
《冰器》饰郭飞 
《捕蛇行动》饰杨滔 
《离婚进行时》饰王伟 
《军人机密》饰司马童 
《立案侦察》饰雷鸣 
《公然挑衅》(又名:兰色较量)饰金鱼 
个人经历 
也许是因为曾在中戏学过4年表演的关系,吴秀波的眼睛中有很多的内容,带着常常思索者惯有的 吴秀波接受采访深邃和一种疲惫。外边看来他是世故的,听这样一个粗线条的男子用低沉的声音谈着生死轮回和永恒,谈着音乐的感动,的确是一种奇妙的经历。他开过服装店,开过餐厅,只要能让他活着并生活得很好得方式他都做过。但是,音乐能够让他隐藏很深得另一部分也活着,否则,他不会去唱歌。 
在京文即将推出得首张个人专辑《爱之战》中,收录了吴秀波创作的《爱之战》《跳舞女孩》《昨夜我听到花开的声音》《保留纯真》等十首情歌,从不同角度诠释爱情。他说情歌就像眼泪一样,在泪囊中积存很多后才会流下来。他不否认生活中说过太多的谎话,但音乐表达的瞬间是最真实的。 
“以前我不识谱,词和曲都记在脑子里。我不是个走运的人,不会等着谁来签我,所有一切都靠自己来做,没钱就去赚钱,至于专辑卖得好不好我不关心,只是完成自己该做的。一个人能够在活着时不后悔是很美好的,我不后悔,至少我去做了,只是不顺而已。做音乐的人应该是最踏实的,像种粮食的农民,不能去别人的田里割来割去,也许我的麦子没有别人的好,但是我自己种出来的。” 
“写第一首歌是17岁那年得病,医生说没戏了,直肠切了1/4,那时很穷,就对女友说给写首歌吧。后来才知道是误诊。生死是靠悟的,如果你曾经死过一次,你就会想再次面对死亡你要说什么。我很幸运经历过一次,至少比别人看到更多。” 
“罗大佑有一句歌词说‘斩去我那万能的双手给我一对翅膀,去掉那世界缤纷的色彩给我一个黑白’,让我感动不已,如果这种写歌的人太多,就不去写歌了。一首歌能感动很多人是有原因的,和听者的情感相关联,我认识一个男孩,开一间租录像带的店,他阐述影片精辟而深刻。有一次他向我推荐一部感动得他无数次流泪的片子,讲述的是一个开烟店的男子,无所事事,20多年来每天早上7点对着十字路口的街面拍一张照片,人物及景物都在变迁,很无聊的一部电影。我不明白那个男孩为什么感动,直到看第三遍时我才明白,那个人周而复始的生活与他太相似了。所以他会感动。象这种人他看得深入之后,能够忍受一切,唯一不能忍受的是平凡。而我无法看淡一切。无法看淡音乐。” 
吴秀波在谈话时会描述很多的画面,包括梦境。不算太年轻的年龄他已经不爱去做梦了,但是在生活里,他可以走入到梦想的深处去。 
一个39岁的“老男人”拥有自己的中文网站、贴吧、影迷会,他是歌坛唱将?演艺明星?商界精英?这些领域他都曾涉足,也都在接近成功时出人意料地转行。在天视热播剧《追查到底》中,那个人见人恨的黑道老大钱海洋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他的扮演者吴秀波就是那个极富传奇色彩的“老男人”。 
1988年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的吴秀波出人意料地辞去了中国铁路文工团的工作,转行去歌厅驻唱;后来他自己开餐厅、卖电器,步入商界成为了老板;1996年他的专辑《爱之战》面世,一曲《跳舞女孩》风靡大江南北;迫于生活压力,他再次干起了老本行,在《立案侦查》《道可道》《相思树》等电视剧中被观众所熟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吴秀波细说了自己20年的人生经历,其率真的性格以及叛逆的思维方式给记者留下深刻印象。 
辞职演唱 
1988年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的吴秀波当年便被很多单位看中,并最终成为中国铁路文工团的演员。但这份令人羡慕的工作对于他来讲并不是一个完美的开始。“当年的环境让我很难适应,因为团里安排的演出大多都是宣传色彩浓重的作品,影视剧也大多虚假、浮躁。由于对这些创作的不满,我便到歌厅去唱歌,我觉得通过演唱我才可以愉悦他人、愉悦自己。因为自己的演唱与团里安排的工作发生冲突,我在团里受到了处分。于是我辞职,专心到歌厅演唱。我当时的心态就是,工作带来多少收益并不重要,关键是它能否给我带来乐趣。” 
很早之前,吴秀波和傅彪一起在铁路文工团工作。“我们在火车上演节目,我表演的段子《近视眼外传》当时特别火,竟然破天荒地演了300场。” 后来吴秀波去歌厅唱歌做兼职,一个月竟能挣上几千块钱。这笔收入在当时已经很高了。“有次在歌厅演出完之后太累了,第二天团里有个重要演出,我在演出中担大梁,可是我没起来,当我赶到时,发现领导亲自上去演我的角色……”由于酷爱自由不喜束缚,他最终选择了辞职。 
歌厅生涯 
“直到现在我也不认为自己具有演唱天赋,因为艺术是相通的,作为表演出身的我只是能够开口去唱,并从中找到乐趣。”对于当年的演唱经历,吴秀波回忆说。“当时我在歌厅唱的都是别人的成名曲,后来自己慢慢练习创作,唱自己写的歌。就像一个贪玩的孩子找寻自己喜欢的游戏方式一样乐此不疲。当时我的演唱非常受欢迎,自己也觉得快乐。我那时就想,如果这样稳定下去,我便做定了这一行,因为艺术就该如此,我从中找到了乐趣,而且我当时每月有1万元的收入,但人算不如天算,几年过去了,演艺界发生了重大变化。歌厅不景气了,我身边的朋友纷纷放弃歌厅演唱,去参加晚会演出,参与歌手大奖赛,在荧屏里成了大腕。而我不想成为歌星,最终放弃了演唱。” 
专辑完成 
“我的命运并不好!”吴秀波曾几次说起这句话,但他并没有怨天尤人的意思。“后来我自己开了餐 吴秀波厅,当年那些一起演唱的朋友都来捧场,但此刻他们已经是歌坛大腕了。他们总是用怜悯的眼神看着我,而我当时已经忘记了自己歌手的身份,忘了自己曾经用歌声愉悦别人、愉悦自己,忘了自己曾经学过表演。 
由于性格的原因,我无法处理与经商需要的各种应酬。那时我又开始涉足美容院、倒电器、换外汇,还算有了些收入。1996年,为了完成自己的梦想,我开始专心制作自己的专辑《爱之战》,预算经费是10万元。一位业内的朋友劝我说,我的《跳舞女孩》很有灵气,可以用1万元制作单曲,其他9万元用在商业宣传,保准大火。但我认为自己出专辑的目的是为了一个梦想,并不是想出名或者赚大钱。因此,我没有听劝,还是出了这张完整的专辑。” 
回归表演 
2002年,吴秀波重新选择了自己的老本行:影视表演。“由于自己的朋友众多,大家还都愿意帮我一把。一个朋友为了捧我,让我主演《立案侦查》。那部剧聚集了大批的一线明星,傅彪、陶虹、牛莉等等,但那次出演对我来讲就是一个噩梦,毕竟远离表演的时间太久了。电视剧拍完之后,偏偏赶上了警匪剧不能在黄金时间播出的规定出台,我并没有像预先想象的那样走红,而我通过这次出演重新激发了自己的表演欲望。 
至于《追查到底》一剧,我感觉剧情比较压抑,自己演绎的人物也是黑道人物,反正我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去看这部剧。好在我看了该剧,对自己的表演还算满意,而且该剧在各地取得的收视率还算满意,我也算对得起朋友对自己的支持了。

吴秀波最新新闻

换一批

明星人气榜

精彩图赏